教育资讯

a8773912b31bb051c40d0055a1ea6bbc4aede03f.jpeg

由于历史的惯性、传统的桎梏和机制的壁垒,长期以来,职业教育呈现出顶层设计重视、理论研究认可、普通教育漠然、家长社会偏见、产业企业抱怨、职教内部自卑的尴尬现实。

党的十八大以来,职业教育受到空前重视,获得长足发展,取得显著成效。《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了职业教育的类型定位,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类型特征日益明显,德技并修、工学结合的育人机制逐渐形成,人才供给质量不断提高。我国不断拓宽与深化职业教育国际合作,中国道路、中国模式、中国标准、中国贡献、中国影响……职业教育助力中华民族坚定走向世界舞台中央。职业教育的类型自信不是夜郎自大的自我感觉,也不是自卖自夸的自我标榜,而是当仁不让的自我认同。

历史进程数次执牛耳

春秋战国时期的墨子是职业教育的祖师,他的“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等职业教育思想至今熠熠生辉,吕不韦发明的“物勒工名”法开创质量监管制度的先河。西汉时期在职业教育培养机制上已经有了工匠和工师之分,发明的造纸术对世界科学和文化的传播产生深远影响。唐朝时期形成了庞大而完善的学徒制体系,职业教育借助丝绸之路使中国产品与科技在世界范围内运用和推广。宋朝时期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术成为世界科技史的不朽丰碑。明朝时期宋应星编著的《天工开物》,清朝时期的圆明园都从不同的侧面和角度显示我国职业教育的水平。即使在民国时期,我国职业教育也有可圈可点之处,1996年德国人提出“工作过程”的概念,因此有人认为“工作过程”是舶来品,其实早在1918年陶行知先生在《生利主义之职业教育》一文中就对“工作过程”作了经典的论述,比德国人早78年。

产业大军升级中国造

在2020年11月24日召开的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技术工人是支撑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的重要基础”,并强调要“造就一支有理想守信念、懂技术会创新、敢担当讲奉献的宏大产业工人队伍”。截至目前,我国职业教育已为各行各业累计培养输送2亿多高素质劳动者。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一线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即使在高精尖领域,职业教育培养的毕业生也不可替代大有作为。火箭发动机高级焊接技师高凤林,1980年技校毕业,有36年工作经历,因解决世界性难题——火箭发动机螺旋管束式大喷管焊接技术而得到诺贝尔奖获得者丁肇中的认可和推荐,为世界16个国家参与的反物质探测器项目开发的制造工艺方案,获得了美国宇航局认可。职业院校培养的毕业生不仅为经济发展提供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而且为社会正常运行提供适配的高素质劳动者。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中国创造,职业教育是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

教育扶贫担纲挑大梁

占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的中国全面消除绝对贫困,提前10年实现减贫目标,不仅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也是人类减贫史乃至人类发展史上的大事件,为全球减贫事业发展和人类发展进步作出了重大贡献。实施“五个一批”工程是因人而异因地制宜卓有成效的脱贫方法和路径,在“发展教育脱贫一批”中,职业教育一马当先成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排头兵和主力军。职业教育一方面直接为脱贫攻坚提供人才、项目、技术、信息和资金支持,通过输血使贫困家庭迅速脱贫致富;另一方面发挥职业院校的培训功能对相应人群既扶智又扶志,通过造血使贫困家庭得到持续发展。当前,我国职业院校70%以上的学生来自农村,千万家庭通过职业教育达成了“职教一人,就业一个,脱贫一家”的目标。职业教育使贫困家庭的孩子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领,过上了尊严而体面的生活,阻断了贫困代际传递。

体系贯通打破天花板

职业教育作为一种教育类型,类型之内有层次。从体系建构上,中职成为职业教育的起点而非终点,从高职专科到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从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到专业学位研究生,除学历层次的衔接还建构了与职业教育特点相符合的学位制度,职业教育纵向晋升的“天花板”彻底被打破。不仅如此,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继续教育、成人教育、社区教育、特殊教育、网络教育等不同教育形式之间的篱笆墙也将逐渐被拆除。受教育者可以凭借国家职业资格框架和学分银行,实现学历教育与职业资格的等值互换,实现就业与培训的任意切换。职业院校毕业生学历学位提高渠道、技术技能提升渠道、职业资格晋级渠道、“1+X”证书获取渠道、从能工巧匠到大国工匠的荣誉渠道等交织成一个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多层次、全方位、立体化的人才成长体系。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不仅对国家转方式、调结构、促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且提高了职业教育自身的适应性。

政策供给助推新发展

党中央高度重视职业教育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到职业学校视察调研,对职业教育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为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指明了方向,设计了路径,提供了保障。政策是推动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动力。《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关于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意见》等加快了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学生资助政策和生均拨款制度、分类招生考试、高职扩招、“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提质培优行动计划、提高产业工人地位等提高了职业教育的适应性和吸引力。职业教育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同时实现了人的全面发展。

中国职业教育从5000多年的历史探索中走来,从1866年福建马尾船政学堂创办以来的150多年的探索中走来,从1918年中华职业学校诞生以来的100多年的探索中走来,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70多年的探索中走来,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40多年的探索中走来,从党的十八大以来近10年的探索中走来。回看走过的路,比较别人的路,远眺前行的路,我们的职业教育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跑出中国速度、中国质量、中国范式。中国职业教育没有理由不自信,没有理由不坚定自信。


新闻资讯
更多

城市选择

澳门特别行政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江西省:
青海省:
甘肃省:
陕西省:
山西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海南省:
广东省:
福建省:
浙江省:
安徽省:
江苏省:
山东省:
河北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内蒙古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重庆:
天津:
上海:
北京:
技术支持: 淘福 | 管理登录